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易德二世

不要因为世俗的标准,而远离自己的赤子之心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世界上唯一可以不劳而获的就是贫穷,唯一可以无中生有的就是梦想。没有哪件事,不动手就可以实现。世界虽然残酷,但只要你愿意走,总会有路,看不到美好,是因为你没有坚持走下去。人生贵在行动,迟疑不决的时候,不妨先迈出小小的一步。前进不必遗憾,若是美好,叫做精彩,若糟糕,叫做经历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哑伯  

2012-11-18 13:46:30|  分类: 易德散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哑伯现在的心情恐怕是难以用语言表达吧,文字也表达不了。因为,哑伯现处于说不出的阶段。缘何呢?

哑伯是个哑巴,于心中种种苦闷烦恼首先是没法表达的。但哑归哑,每天碰到人们还是总免不了要结巴几句。当然,这或许是其平日蓄积了太久不能言语所致吧,大家也都是能让则让着,能不拒听即不拒听,算是给他留一份薄面吧,也不至于生吞活剥了他倾诉的权利。

因此,哑伯每日便要借机发挥几下,而大家则是能侧耳的尽侧耳,算是对其表示一种配合;哑伯每日也要支吾几声,大家都能点头的尽点头,算是对其“意思意思”。若是人们高兴了,有时“唯唯诺诺”顺着手儿朝着天空儿划那几下,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恩惠了;而他则会一般点点头并加以微笑报答,同时,还会记一大恩。

哑伯是个记恩的人。但如其说是记恩的人,倒不如说是报恩、感恩的心理时刻在哑伯的心中荡漾。——虽则这恩惠不是白给的。人们喜欢冲着他“点点头”,哑伯以这“点头”便是他的话儿被人听进去了。于是,人们开始热衷于对哑伯实施这一行动了。因此,人们也就养成了一个习惯,哑伯也养成一个相对应的习惯,人们每冲其“点点头”之时,哑伯也即也报以人们“点点头”,而外加甚至更高的回报,如:体力活儿上面的。

哑伯是时常帮人们干体力活儿的。他或许认为,干体力活儿是件有意义的事吧!

平日里,人们与哑伯无非也就是碰着了便聚;聚着了便任其唠叨几句;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。任哑伯叨叨几句,而后则大家该散的则散了,各做各事。

这在大家看来,与哑伯在一起太久也是着实没有意义的事情,故于大家每听哑伯叨叨几句完后,便尽量做到能早散则早散。只是,在每当散之前,顺便调遣下哑伯做些事儿,这是必然的,当然,也看起来相当自然。

但哑伯却不这么认为。或许,至少他能帮人们干些体力活儿,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。而不是单一的“一切是自然”。更何况,他干的便是人们说“他干不了”的那一种:如脏的,累的;故哑伯或许觉得:自己是以超脱自然的情义换来人们这认为等价的交换。

因此,于哑伯来说,或许很委屈,抑或是实质上,他什么都不在乎,因什么都不重要;至少能干些体力活儿,这也算是他存在的意义吧!

当然,哑伯甚是爱体力活儿,很可能会因此爱一辈子。这也恰是可能得到别人认可他生命存在意义的地方。

但是,人们或许始终觉得,不该把时间都浪费在“倾听”哑伯那张说不清的嘴上。因此无非即是最后心血来潮时,挑逗其几下,闲得无聊时,再便拿其消遣一二。而对于这段消遣和挑逗,哑伯仍是:记一大恩。

故常见的哑伯多数的时间里,是在用来帮一些其所认可的印象深的人们干一些体力活儿的,如:挑些重担儿,捡些重物儿之类的。而且,多脏、多累的活儿哑伯却从不嫌脏,不嫌累;多痛、多苦的事儿,哑伯从来没有丝毫的反抗,也没得怨言——他也言不了。

就是这样,哑伯恐每日的时间都要耗费在许多这上面,——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。而他的业余生活:无非大抵便是找人倾听在先,帮人们干活儿在后。不过到最后,大多数人则保持在脏活儿累活儿到来之前,才向他招招手,任其再倾吐一会儿,而后点点头,任其再耍耍爱叨的性情,而后便可将其带走了。——         一般情况下,人们是没空理会的。

故于每次哑伯的行动就像电影带的倒放,哑伯就是在这样的过活。

不过,那好歹在众多的听众中,还有一个有真心耐性的听众,便是他的哥哥——他的亲哥哥。但除此之外,恐是没其他人真愿听其心声了;平日里,基本人们无活儿的时候,便看着哑伯的眼神,那也几乎是淡漠的。

不过,哑伯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,于人们的态度多少总有些察觉,故每日总在努力表达自己的心中的想法,努力想与他人沟通。因此,除了努力想表达那表达不出来的东西之外,哑伯还得显得格外努力,以显示其他一切正常。

不相熟的人们看来,哑伯就似一个:有理想,有追求,有目标,有抱负,有奋斗,且有行动的一个与世界有着良好沟通的热血青年。

当然,哑伯可不是青年,充其量勉强算是热血,因为,毕竟已经做伯了,且已是一个年近花甲的人。只是,看起来或许还是具备些青年的满身的朝气。——这或许他的年龄相违背的吧?

但违背的何止如此,哑伯长得也像青年。——谁叫他长得那么精神呢?故看似可以与世界进行良好的沟通交流一样,哑伯外露的精神不是一般的饱满。

但常人哪里知道,哑伯就是一个哑巴!哑伯,且是一个地地道道还年迈的哑巴!

人们看重人的时候,一般多为第一印象,这也是情有可原的。故而不知情的人们因此都觉得:哑伯便是个天生来不平凡的人,单从眼神里来看,其或许便一生充满斗志。

但哑伯的确不平凡,——他平凡在哪儿了?一生也的确是充满斗志。只不过是,这个年近花甲的哑巴,若说有斗志,充其量便是为最终那找到真正喜欢听其聊天的人好倾诉而已。

而这几十年来,哑伯一直如此:每当心血来潮,除其哥哥外,碰着了任何一个熟识的人儿,便迎上前去,这爱好是谁也阻挡不了的。碰到难得人们心情好时,若便乐意跟他唠叨一二的,则更是比上回能显发出大的热情来。而在这一吐为快的思绪推动下,大部分时间里,人们对其最终是厌恶的。多数的厌恶者,也先则是习惯,后习惯了,则慢慢变成:习惯躲藏。

当然,哑伯也从来莫有一丝儿气馁,人们如何对他,未见有一丝儿怨气。无论如何,我想,毕竟哑伯的那斗志,那倾诉的欲望,至少能在看起来的方面,似永不止息。

当然,哑伯一开始则只是侧重于语言。到后来,便增加了一些肢体行为——虽则是怪异的行为。

我想,这或许是哑伯心里平日积蓄了太多苦所致吧?

哑伯每天想说的话儿先前总是那么多的,因此时常积累下来,终多得像了牛毛;那积压了几十年的话儿肯定是有一定的厚度的。而哑伯每天想做的事儿也是那么多的,多得就像自身任了总理;因此,总见其忙上忙下而不得清闲。不过这些话儿,这些事儿这辈子哑伯肯定是无法尽了的了。

我想,到最后,能让哑伯消停一会儿的,无非就是止于找到那个倾吐的对象。而这里,哑伯即使找到了倾吐的对象,当然是该高兴事儿,但恐怕也是没法短时间内说出自己心声;因为,人们往往给他的时间大多是短暂的;如:干活儿前五秒钟之类。

久而久之,最后,一般人们只需一个夸奖,抑或是半个馒头,几秒的时间倾听,便能对其调遣一二了。

故有时候,哑伯是很容易被调遣的。因为他一高兴,即斤斤皆不计较,更愿付出任何行动。故总能只见到这么个画面:每当他人走在前,哑伯便跟在后;每当他人继续走,哑伯则边叨边跟着;他人若加快脚步地走,于是哑伯也快步地跟上,直到最后,支支吾吾的哑伯直到跟到干活场。

不过,这也算是给哑伯倾诉增加了点时间了。虽则这时间给的如此不自然。但是,人们只需要一个“点头”,哑伯哪还管得了这么多?只叫干什么,自己尽管做去就是了。

按理来说,哑伯是被人呼之则来,唤之则去的。当活得比较憋屈。但是,哑伯可不这么认为,只是活得累了,毕竟没人逼他这么去做,也算是自愿的了。

不过,这比起家里的待遇却就差远了;因为,哑伯还有个好哥哥。

故于自家里事儿哑伯其实是可干可不干的,哥哥也从来不会怪罪他,毕竟,这是位先天有缺陷的人。因此,在家里,哑伯则略受到些照顾;或许是因为如此吧,哑伯于是在家里也略显得有些霸道。

每天在饭未煮熟之前,哑伯总是要提前先揭开锅盖的,每日如此,一日三次,一次都不能少;在每日烧开水的时候,哑伯也要硬在中途揭开水壶盖子瞄上几眼的,每日如是,一日多次,却一次比一次多;还有,总能趁着没人的时候,锅里刚盛出来的菜,哑伯每顿皆要冲上前去提前碗内迅速夹上一两筷子的;还有,手拿着锅巴半路总要咬上一两口的;还有,抢先于人们对着锅边蒸好的芋头并提前用手抓走的;各种习惯,每日如是,一丝毫儿也不含糊和松懈。

在家里,哑伯还有些更放纵的,比如,饭后洗碗之前,哑伯硬要冲过去朝锅里弄一点饭粒的,这习惯恐是怎么教都改变不了。且大多数是喜欢左手上粘着饭抓着便吃的;最有典型的,还有是快饿了的时候,在吃饭时却又没见他吃个几碗饭几个菜的,而到半夜里半上或半下午,却又搞个天翻地覆;如:上午餐,下午餐,外加半夜要弄个营养夜餐什么的必不可少。哑伯有时候,就是如此般怪异。

但凡是在家里,则仅仅是吃饭,哑伯已有如上一大堆的怪癖,但还有洗澡之类的,有扫地之类的,更有家具摆设之类的等等,千千万万的怪癖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在家里。

不过,是习惯形成了哑伯呢?还是哑伯形成了习惯?终归是没人能搞懂,因此,也没人找到主体怪罪的。而哑伯每个习惯,也都从来不改变。

哑伯最爱做的室内运动,便是每日洗澡了,最爱做的户外运动,则不外乎是登山。——于哑伯来说,这些东西,一旦形成也是一生不变的。

登山,是于哑伯每日改变不了的运动。哑伯这位看起来并不像快满花甲的老人来说,登山,却又不是个太难的运动。在这里,不过哑伯则仅仅是喜欢,而真没有想过去把它当作一个不可或缺的生活锻炼。虽则每日也是坚持,而登山对于哑伯的概念里则仅作是爱好。当然,或许他并不知道,登山便可以强身健体,又或有其他的更高的含义。又或许,他是在用肢体不自觉中证明比常人有所超越。但这一切谁知道呢?——哑伯虽然已哑,年岁五十有余,六十快到,却还能健步如飞;攀山越岭,始终未见他有丝毫怯意的;走起路来,风尘仆仆;回到家里,多为红光满面。一般来说,要说哑伯这个身体好,则全赖登山了,恐是没人能反驳的。但是,体力活儿做多了,许是另外一个原因;只是,人们多则称呼习惯了两者其中的前一个罢了。

哑伯还有个爱好,和登山一样是改变不了的,便是洗澡。强壮的身体恐是最令人羡慕的地方了,锻炼出的果实也算是付出得到了回报。比起之前的付出,而被报之以“点点头”来相比,登山,则让哑伯似乎得到了真正实质上的实惠——体质上的增强,——这也算是真正的难得的果实了。或许,是上天对他的唯一照顾吧。正因为如此,哑伯似乎天生更知道珍惜和保养这唯一超脱常人的东西——好的身体。一年365天洗澡,哑伯必是一个不能少的——甚至有时候,哑伯一日还得两个。反正,饭是可以不吃,觉是可以不睡,但每日的澡必不可少,绝不会因为风霜、雨雪,冷热、潮燥而停息。

因此,哑伯或与常人与世界是大有不同的。其不单是哑,更有异于常人的怪癖举动总生来。

没人能知道,他家里家外的这些怪癖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能不能有一天会彻底改变呢?没人能知道。

当然,要说他精神大有问题,大多时候却又是很聪明的,很明白;人们叫他做什么,只管手指稍微划动一下,他便也能快速会意。

或许,哑伯只适合哑巴的年代;古人没发明语言之前不也是哑的么?或许,他只生错了年代罢。

但他还有更多的怪癖:如冬天不穿袜子,夏天从不挂好蚊帐(虽旧的蚊帐已破几个洞了);但管这一切,皆不是常人能改变的。只要不是他自己主动要求请愿的,要给他买什么,他皆不会接受。

最难以理解的是:哑伯于每天晚上熄灯后,总要用箱料燃起一堆篝火;于那铁的破的盆子里,就是这样,躺着床上,然后望着放在板凳上,观着那堆篝火,方可入睡。

或许,许是为了安全感吧;又或许,许是这堆篝火能带给他带来点什么。

许是力量?光明?温暖?。。。   

谁知道呢?。。。

哑伯是个说不出口的人:因为,他是个哑巴。而不哑的人,谁又能帮他说出口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————杨易德2012.11.18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3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